马格南摄影师Alec-Soth

2019-10-03 10:44 来源:未知

Alec·Soth ,生于1969年,2006年成为玛格南成员的一位美国摄影师 。 艾克·索思拍摄了大量边缘人,但这些人并不是艾克·索思有意拍摄,他们构成路上所见的一部分。他用镜头捕捉着他们常人的一面,走进他们的生活,甚至进入他们的房子。于是,房子和房子内部的细节都袒露在摄影师的镜头中。

2003年,艾克·索思完成了基本的拍摄,他自己制作了50本用喷墨打印完成的书,并将他们送出去。人们对此相当感兴趣,这给了艾克·索思很大信心,接下去的事情都很顺利,顺利出版,顺利走红,顺利加入马格南图片社。《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一出版就成为了经典,因为它的出现超越了它自身的美国特性,成为一个全球化的每个人都会被感动的作品。

2006年,艾克·索思再度跟上了一个瀑布和瀑布边上的情书。这就是他的第二本书《尼亚加拉》。主题是一些情书和尼亚加拉瀑布的联系。在这里,艾克·索思 很奇特地遇到了一个叫David的人,这个人收集各种各样的书信,它们被主人们遗弃在尼亚加拉瀑布的旅馆里、酒吧中、大街上、水池里和垃圾桶内。艾克·索 思跟着这些情书的线索,走上了认识尼亚加拉的道路。尼亚加拉,爱开始的地方也是爱消失的地方。

我们在这些作品中,看到了艾克·索思对感情、家乡和景色之间的敏感。因此,在他成为马格南“时尚杂志”(Fashion Magazine)项目的拍摄者时,他再次制造了新时尚。他依然以自己的故乡明尼苏达州为原点。比如,在巴黎拍摄了夏奈尔的设计师Karl Lagerfeld,随后又拍摄了在明尼苏达州的一个提着夏奈尔手袋的女孩,试图用两者之间的并置体现了巴黎和明尼苏达之间的联系,也是时尚和生活之间的联系。

2007年6月15日,这些作品在巴黎出版,一共188页。大家反映不一,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糟糕的误用,一个不着边际的报道摄影师不该拍摄时尚,但也有人认为,他制造了真正的新时尚。

2002年,Alec Soth和他的妻子到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旅行,目的是收养一名女婴。女婴的生母同时递给他们一本满是信件、照片和诗歌内容的书。“我希望这世界上的艰难困苦不会损伤你的敏感。”她写道,“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我希望你的人生绚丽多彩。”

在哥伦比亚,办完所有收养手续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在这两个月时间里,Soth着手准备为他收养的女儿亲自做一本书。最近,Soth完成了这本书:《狗脸岁月 波哥大》。11月9日(2007年)关于这本书内容的影展将在Soth的故乡——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Weinstein画廊开幕。

Soth将和他的实习生Carrie Thompson——一名明尼苏达州圣保罗视觉艺术学院的摄影专业学生,展开关于这次影展“狗脸岁月波哥大”的讨论。(Alec Soth,一下简称AS)(Carrie Thompson,一下简称CT)CT: 你的初衷是为你的女儿制做这么一本书,为什么你决定将他公之于众?AS: 喔,你从最难回答的问题开始问,你该成为一名记者!很遗憾我可能不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回答。这次拍摄起始于五年前。在《眠于密西西比》出版完成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该出这么一本书,所以我把它锁回去了。在《尼亚加拉》之后,我感觉差不多了。CT: 讲讲那些狗狗们吧,为什么它们在你的这本影集中如此重要?AS: 波哥大街头的那些孩子们给我深刻印象,我的意思是,这没法忽略,但是使我尤其对此关注的是因为我收养女儿的经历。但是如果拍摄那些孩子们,我会感觉不舒服。因此我拍摄了那些街头小狗。我觉得它们与那些孩子有某种类似的东西。CT: 那么,在你的眼中,那些狗狗们是否也有不同的个性呢?就像那些小孩子们一样。AS: 这是一个好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去拍摄那些孩子们会感到不舒服的原因吧。我的意思是说,我没有把他们当作个体来看,我把他们看作一个群体。小狗们到是有点不同,但我更主要的把它当作一个概念来用。CT: 看起来你好像在这些影像中寻找着什么,是这样么?AS: 在狗狗的照片中还是整本书中?CT: 所有照片,整本书。AS: 啊,我感觉我是在寻找什么……我不能肯定那是什么。但是,当然了,这都跟我女儿有关。因为当初我们在收养对象的要求方面没有给出多少太多信息,这个城市都被动员起来了。我猜我在寻找关于她的特征和她的身世背景。CT: 可以设想你的女儿五年后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的样子,关于她的出生地你想让她看到些什么呢?AS: 我猜我想让她看到一个对于她来说真实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给她看过其中的照片了(我们仅仅从整本书中撕掉了一页)。关于哥伦比亚,我们给她讲了 很多。对于一个五岁的小朋友来说,那不过是一个虚构的神话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想让她明白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并且是她自己历史的一部分。我猜再过 五年她就该准备去那里旅行了。CT: 你的照片中颜色都很柔和,真实的波哥大是这样的吗?或者你故意做出如此效果而另有原因?AS: 两者都有。要说明的是,我并没打算计划做一个拍摄方案。我在波哥大的时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我的女儿。但是当我们在那里逗留相当长时间后,我有些迫 不及待的感觉像要留下一些照片。所以我开始使用一台中画幅相机进行拍摄。我发现了一个距离我们住地不远的地方可以冲洗我的胶片。他们的冲洗结果并非令人满 意,但是我想尽快地看到结果,于是我仍旧选择那里。既然胶片已经被冲洗完成了,我只能开始扫描。当我扫描这些底片的时候(大概4年前),我意识到我可以以 一种新方式拍摄彩色照片。当时曾有一个困扰我的问题是,彩色摄影是颜色是过饱和的。通过这次实践,我想得到一些弱饱和的色彩。波哥大有一点那样的特质。而 记忆也有一点如此印象。这是一本关于记忆的书。就像存放了很多年的家庭幻灯片似的,有一种退色的感觉。CT: 除了当时的颜色和画幅外,你是否在做《眠于密西西比》和《尼亚加拉》的时候有意使用类似的效果?你是否在处理人物的时候使用相同方式呢?AS: 非常接近,是的。即使我使用一台小相机,我大部分的拍摄也使用三脚架。我想通过同样的拍摄仪式拍摄。但是有些照片我也使手持拍摄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原意使用大画幅拍摄。当然,我跟拍摄对象开一点玩笑的话效果就会不同。为了避免尴尬,我不说英语。CT: 你是否带了翻译人员?AS: 开始的时候,我请了一位司机。我需要他因为我不熟悉环境。他不说英语,但是他能明白我所做的事。后来,我有了一种和当地人融洽相处的好感觉,我于是开始一个人出门。通过使用肢体语言以及用发音拙劣的句子与他们沟通,并产生效果,这件事本身就令人感到奇妙。CT: 有没有你想拍却没拍的情况呢?因为孩子,因为这些照片是准备送给你的女儿的。AS: 没有。我的意思是说,尽管这本书是送给我女儿的,它也是关于我对那地方的印象的。我想诚实地分享我的印象,也包括我的恐惧。有一张照片我不能拍,就算拍了 我也可以肯定不能放在书中的照片。我进入一栋大楼,里边有一队年轻的士兵,他们是一个军乐队(我书中有一张照片有这军乐队的一些成员)。然后,这帮家伙聚 集在一个大房间里,围在一台电视机旁,他们全都很安静,手里拿着他们的乐器,观看一部色情电影。那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我征求他们拍一张,但是你可以想 象,他们拒绝了。CT: 那的确令人惊讶,对,超现实。AS: 是的,但是它应该被切掉。我拍了很多张好照片,却感觉不适合这本书。这本书有一点和其他我的书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本书所有照片都是在一次旅行中拍摄的。我没 有时间返回到家中,思考沉淀,然后再回去拍摄更多。后来我考虑过再回去拍,但是感觉不对。这本书关于我生命中一段特殊的段落,如果我回去了,我没法再达到 之前的状态。CT: 小狗和孩童使得一些照片看起来顽皮有趣,然而多数照片看起来有一种忧伤,这是你看到的波哥大吗?AS: 我不想对关于波哥大做出任何声明。我总是说,《眠于密西西比》并非对密西西比河的纪实拍摄,《尼亚加拉》也不是对尼亚加拉瀑布的纪录。两种情况有着巨大的 差距,因为我一直在探索我自己的兴趣所在。我拍摄我自己的密西西比,我自己的尼亚加拉。同样的,波哥大也一样。我对这地方的体验深深地受限于我收养女儿的 事,我从不指望我用一双清澈无色的眼睛来看待事物。CT: 你是如何对这些照片进行排序的呢?AS: 其实是相当松散的,部分构成基于一种朝圣旅行的心情。书中的一些照片拍摄于Cerro de Monserrate,一座可以俯瞰城市的山峰。星期天,成千上万的朝圣者们攀登这座山峰,一些人手膝着地(爬上山)。我也想表示敬意。所以在排序问题 上,我想传达一种朝圣的感受。书中开头的部分有一张照片里可以看到Monserrate山(前景中显著位置有一个圣诞老人的那张)。这本书末尾的部分我尝 试去传达一种攀登和精神感恩的感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146.net_澳门新葡亰最新地址www146net发布于摄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马格南摄影师Alec-S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