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那辆深绿色的军用大卡开到村头,小宝放牛的

2019-10-05 19:51 来源:未知

于是主人也顺着它的视线望了过去,这才明白了老牛不走的原因,原来是没套绳子的小牛没跟上来,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老牛看不到自己的孩子,所以有点担心,所以才会走走停停的想要等等它!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2期  通俗文学-军营小说

图片 1

小溪边的浅滩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两岸的冲积平地上长着茂密的青草,这些青草都是老牛最富有营养的食物。

  干旱少雨的新疆,过了冰雪溶化后的暂短的春季,很快进入炎热的夏天。新疆人对夏季的认识很简单,很直接,一个大太阳,一天十五六个小时在头上烤。

结果走到半路的时候,主人却发现这牛牵不动了。要使劲的拉一拉,它才会走几步,而且还会频繁的回头。主人这就有些诧异了,难不成是年纪大了想偷懒了吗?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呀。

小宝身体下压着一个由编织袋剪成的包,包里装着一小半塑料袋酸菜和一本破烂的故事书。原本那编织袋是用来装化肥的,被小宝的妈妈用剪刀改成了挎包,小宝放牛的时候可以用它来装杂物。

  那个矮矮的胖胖的小战士说完这件事,那几个抢水的人,悄悄地放下水管,把抢到的水倒进水箱里。然后,不声不响地站到队伍后边去。

图片 2

“牛儿啊牛儿,我们回家喽……”回家的路上,小宝很开心,老牛也是。

  胖胖的矮矮的小战士一时不知怎么办好,他一边号召大家排队,一边给大家解释今天迟到的原因:对不起老乡们!对不起!今天在路上遇到了特殊情况,来晚了!其实,我出发并不晚,车开得也不慢。可车开到巴音沟盘山公路那儿,一头老牛横在路当中,我使劲地按喇叭,它就是不听,我把车开到离它只有一米来远,它还是不走。我急得没法,下车去,想把它牵走,我抓着缰绳,拉了半天,牛鼻都拉歪了,老牛岿然不动!我真是纳闷极了,这老家伙,今天咋与我过不去呢?平时开车,它见到我让我,我见到它让它,今天咋就这么死性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车水要去救一百多号人命哪!求求你了牛爷爷!咱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先让我过去行不行?不行!它圆起一对干渴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要跟我决战到底似地站在那一动不动。我急得无计可施,想去找一把青草来把它引开。一回头,牛主人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哈萨克大爷,我向他连比带划说,说他的老牛拦着我的路。那个哈萨克大爷听懂了我的话。他说他的老牛要喝水。从腰里拔出皮鞭“啪!啪!”命令老牛走开。可老牛眼都不眨一下,站那不动。那哈萨克大爷马上被激怒了,“啪!啪!啪!……”使劲猛抽了一阵,老牛身上立马梗起一道道洇了血的红蛇!我看着,眼泪就出来了。连忙上去抓住哈萨克大爷的手,叫他别打了!这水虽然是给老乡们送的计划水,就让它喝一点吧!我从驾驶室里拿出水桶,放了满满一桶水,送到那受伤的老牛跟前。老牛流着泪,舔舔干裂的嘴唇,对水看看,然后掉转身,扬起头,嘶哑地对山后“哞!哞!”叫了两声。我不知道老牛要干什么,又把水桶往它跟前拉了拉。这时,从山后上来一头干瘦的小牛。小牛一见到水桶,马上将头倾到水桶里,咕咕喝了个饱。等小牛喝完水,老牛带着小牛走了。

不少人都被老牛对小牛的这种爱给感动到了,在这世界上愿意无条件对你付出的也就只有母亲了,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是一样的,母爱永远是最伟大的,它可能不是轰轰烈烈的,但总会体现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体现在每一件被我们忽略的小事之中

他记得这本书的书名叫做《安徒生童话》,作者是一个叫做安徒生的外国人。

  水来了!渴求水的人们蜂拥而上,将水车堵在路边。有的人等不及了,自己去抢水管往自己桶里灌水。抢不到水管的人,爬上车顶去揭水盖。

图片 3

“牛儿,我跟你说,安徒生好了不起!他写了很多童话故事,我好喜欢他写的故事。”小宝坐在老牛身上,翻看着破旧的故事书对老牛说。

  送水的战士叫小何,矮矮的胖胖的,早上一趟,傍晚一趟,一天两趟,每趟每人五公斤水。准时准点,将那辆深绿色的军用大卡开到村头。火一熄,喊一声:水来了!

主人再用力的拉一拉,老牛直接哞哞的叫了起来,还不停的往身后望去,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老牛青壮年的时候一定是被另一个主人拿来耕田耕地,拖运东西,那个年头一定是她最辛苦的日子。也许那个时侯她还生下过几只漂亮的小牛犊,不过小牛犊长得差不多后也应该会被卖掉,这头老牛自始至终总是孤伶伶的。

■ 刘殿学

图片 4

山谷里的花草树木都随着吹拂山谷的微风轻轻地摇曳着,山坡上的树木叶子和溪边的野草都在微微地颤抖着,发出唰唰的声音。从远处看,那些随风摇摆的植物看起来像一群正在交头接耳的精灵。

  冬天雪量偏少,天山雪线上谢,进了农历八月,大渠小漕,就干底朝天!整个马勺子人畜饮用水,都是驻地部队从一百多公里外的母亲湖往村里送。

相信在农村呆过的小伙伴都知道,虽然看家护院的狗狗非常重要,但吃苦耐劳奋力耕田的老牛,也绝对是全家人的心头肉。因为这些任怨任劳的牛儿,一共才有20年寿命,却有整整10年多奉献在了耕田上。但这些牛儿也并不是完全唯命是从的,它们时常也会有着自己的倔强。有位主人的老牛就是这样,它走路的时候总是三步一回头,主人都拽不动它。而在得知它的用意后,主人和网友都被暖到了。

后来小宝就没有再叫她小黑,改口叫她“牛儿”。

  “扣我的!……”

主人的这只老牛已经养了很久了,还生下了属于自己的孩子,但已经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这一天,主人从家里牵着它和小牛,准备带着它们去田埂上吃点草!

小宝太善良,他不知道老牛最终的下场会是怎样,以为老牛能像所有动物一样,能在深林里善始善终,就像他的童话书里讲的那样。

  十几只手,一起将水桶送到矮矮的胖胖的小战士跟前。

吃了一口酸菜后,小宝那包酸菜放了回去,现在才十二点,要到傍晚他才回去呢,这包酸菜他要吃一天呢。

  今天中秋节,太阳快下山了,也听不到喊。打水的人敲着水桶,焦渴地往路那头看,水!水!……在人们渴望的视线尽头,终于看见一辆军用大卡,颠起一路黄烟,向村头开过来。

“唉……”小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矮矮的胖胖的小战士顿时有些眼湿。说:“老乡们!对不起,我今天犯纪律了,我回去向班长写检讨。今天过节,你们要有几个人少分一点水的,我明天一定给你们补上。可是,可是我不知该扣谁的水?”

但单从老牛沧桑的躯体上,小宝就读出了老牛那段辛酸的往事。

  “扣我的!”

“我知道你听不懂。”小宝说。

她老了,又被转手到另外的地方……

图片 5

“我觉得我好像一只丑小鸭,生活在农场里,无依无靠……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变成白天鹅……”

小宝跑到小溪边,用手在浅滩上挖了一个又一个小洞,溪水开始慢慢地渗进小洞里,形成一个又一个水洼。小宝盯着那些水洼,水洼像一个又一个镜子,将自己的模样倒映出来。

小宝在牛背上直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从随身携带的编织袋里掏出一包酸菜,这酸菜是妈妈腌的,早上刚从坛子里掏出来,拌了许多辣椒末和盐巴。

原本那些书是不准拿出去看的,要看只能在教室里看,但小宝太喜欢那本书了。书里优美的文字和漂亮的插图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门,让他很是向往,只要一读书,他就会觉得满心欢喜。他在学校里看书总是手不释卷,金老师见他喜欢,就同意让他带回家去读,后来,就直接将书送给了他。

小宝的头发又乱又长,已经很久没洗过了,蓬松得看起来像一个鸟窝。他衣服上有一层厚厚的污垢,左腿裤子上的膝盖处还破了一个大洞,垂在老牛身体两侧的双脚套着一双大大的塑料拖鞋,拖鞋的鞋跟几乎都快要被磨破了。

“牛儿,我恨死你了……”

记得有一次放牛,小宝把牛牵到山坡上,让她吃山坡上的嫩草。起初牛儿很乖地待在山坡上吃草,可是小宝只不过是躺在树下小憩了一会儿而已,牛儿就悄悄地跑下了山,偷吃山下种的玉米。那时玉米苗才刚长出来,就被牛儿吃了好大一片,还被她踩坏了许多,这让家人知道后,小宝挨了爸爸的一顿暴打,家里还赔了好些钱。

这头老牛生下来的时候,应该是一只很漂亮的小牛犊,因为即使到了现在,老牛一对漂亮的大角和一双大大的乌黑眼睛都很迷人,牛脸长得很精致、标准,乌黑的牛毛下生长着健壮的肌肉,凸显着老牛脸有力的轮廓线条,即使是老牛老了,她的模样还是像当年那样富有生气。

尽管希望渺茫,但终归还是有的。

小宝打开塑料袋开口,用脏兮兮的小手拈了一点酸菜扔进嘴里咀嚼着,又酸又辣的滋味让他打起精神来。

小宝本以为是爸爸拉着老牛去拉柴了,但是他注意到院子里拉柴的牛车还在那儿,小宝又以为爸爸去犁地了,但是院子里的铁犁也还放在原来的地方。

小宝放下书,平躺在牛背上,望着天上缓缓飘过的白云。

直到傍晚,爸爸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挂鲜肉。

妈妈做好了饭,叫小宝去吃饭,小宝吃完了饭,爸爸依旧没有回来。

图片 6

他脏兮兮的双手抱着老牛圆圆的的躯体,手臂自然地垂在老牛身体两侧。老牛的毛很少,差不多只剩下一层粗糙的牛皮,牛皮上长着稀疏的的扎人的毛发,但小宝已经习惯了将脸贴在牛毛上,这并不会让他觉得不适。他常趴在老牛背上睡觉,宽大的老牛背给他安全感。

小宝脏兮兮的脸颊贴在牛背上,一只苍蝇落在他又黑又小的鼻尖上,鼻孔里正向外淌着两道鼻涕,但他也不在意,懒得去擦了。

小宝照着故事书,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有些字不认识,但都注有有拼音,稍微停顿他还是可以流利地念出来。

图片 7

“要不要我给你讲一个故事,牛儿?”

图片 8

牛儿的嘴巴始终都没有离开地面,她青褐色的舌头灵活地卷起地上的青草,往嘴里送,津津有味地吃着,丝毫没有理会小宝。

他从牛儿的嘴边抢出一撮青草,然后放在自己嘴里,学着牛儿的样子咀嚼起来,一阵苦涩的味道瞬间在他嘴里蔓延,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迅速地把嘴里的草吐了出来,然后跑到小溪边用溪水使劲儿地漱了几次口,漱完口便骂道:“难吃死了!你这头大傻牛!大笨牛……”

老牛依旧在咀嚼地上的青草,在这个狭长的山谷里边吃边走着,似乎从不在乎她背上的小主人。

小宝的这本故事书就是从那儿得来的。

小宝没有人可以陪他说话,陪伴他的,往往只有一头没有名字的老牛。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爸爸今天没有叫自己去放牛呢?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小宝将故事书又放回了挎包里,矫健地跳下了牛背,用一只手压着身侧的编织袋,飞快地在草地上奔跑着,奔跑过的草地上,一只只蚂蚱、蜻蜓和蝴蝶被小宝急匆匆的脚步惊起,在小宝身边跳来飞去。

爸爸买下这头老牛时也不知道她几岁,就连卖牛的人也不知道,老牛的生日就像没有记载下来的历史,没有人记得,永远逸失了,老牛确切的年纪也成了一个没人知道的谜。

小宝呢,偶尔坐在阴凉的树荫下看童话故事书,偶尔爬到树上观察鸟窝里初生的小鸟,偶尔到小溪里挖螃蟹,偶尔爬到老牛的背上睡觉……

小宝嘴里嘀咕着,眼里早已噙满泪花。

西边的太阳褪去了它的炽烈,散发出柔和而温暖的金色光芒,将小宝的脸庞照的亮亮的,小宝和老牛的背后,他们的影子被拉的老长,画面温馨而安逸。

“你就是一只丑小牛,大笨牛,你一天就只会吃了睡,睡了吃……”

再看看水洼里的自己,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小宝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青草,老牛果真被他诱惑了过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146.net_澳门新葡亰最新地址www146net发布于宠物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将那辆深绿色的军用大卡开到村头,小宝放牛的